鹿芒

佐鳴中心向/楚路/猿美/蘇蘭
固定cp不拆不逆

其它雜食。

写什么是我的自由,不接受建议善用拉黑。

不要自我意识过剩。

[佐鸣]恋は魔物

佐助已婚前提设定/请自行注意避雷


——

05.


佐助心烦意乱的看着眼前正在哭泣的妻子,他少有的展露出自己骨子里的强硬一面,即使在对方的苦苦哀求之下,也没有任何动摇。这样的面目让对方在这种情况下,更显可怜与柔弱。他完全对身为妻子的可怜女子怜惜不起来,在焦躁之中,下意识摸向西服内衬里,想要掏出香烟,却又记起对方是孕妇,于是只好作罢。


“你……”佐助刚一说出口,发现自己语气太过不客气,只好重新换上了敬称,“关于这件事,我以为你跟我能达成共识。”因为不能依靠尼古丁来缓解他的焦躁,他只能伸出食指重重的在桌面上敲了两下,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情绪,“如果山中小姐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,那么我只能...

新年快乐鸭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早上还有着要不请一个礼拜的假挖几十个佐鸣新坑

晚上回到家摸到冷得跟块冰砖似的的电脑


对不起打扰了

就当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吧

天气太冷不更新了所以不用催更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

[佐鸣子]花鸟风月

全篇完结


——

8.

忘了多久没哭过了,鸣人艰难地试图睁大眼睛,只能看见镜子里看起来跟妖怪没什么区别的自己。

她凑到镜子前,打量着自己的样子,想着如果说这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的可信度有多少。就在她绞尽脑汁想着借口的时候,浴室的门被人不客气地敲了三下,随后那个惹人恼火的声音就追了过来。


“你到底还要在里面多久?!快点给我出来!”

我偏不出去!鸣人对着关着的门做了个鬼脸,眼神落到镜子上,表情又变得惆怅起来,她一点都不想被佐助知道她昨天晚上哭过,但她又没有什么办法能掩饰过去。

——如果可以的话,她一点都不想为佐助哭。


在愈发急促的敲门声中,...

[佐鸣子]花鸟风月

7.

这是自大学毕业之后第一次见到日向雏田。

她面带羞怯,有着令人心生怜爱的柔弱,站在佐助的身旁。因为相亲的缘故,他们都穿着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正装,比肩而立的样子看起来倒是郎才女貌。


鸣人只觉得手里拿着的那本书几乎刺穿了掌心的皮肤,更痛苦的是因为看见了佐助身边站着别人而产生的、黑色的嫉妒——她以为只有佐助一个人,衣服也没有换,脸颊上还有伤,跟光彩照人的那两位对比起来,她显得十分格格不入。

可她什么都没说,强笑着跟雏田打了个招呼,把书递了过去。


佐助的目光落在她绑着绷带的手上,眉头紧蹙:“怎么伤的?”

“任务。”鸣人意简言骇的说,“你要的东西给你了,我...

[佐鸣子]花鸟风月

——

5.

鸣人醒来是因为胸口的伤处很痛。

她龇牙咧嘴的扯开睡衣,想要查看一下自己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的时候,房门就被直接推开。


“我说你今天……”宇智波佐助只是来叫她起床的,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样的场景,那个笨蛋还保持着几乎石化了的动作,他强忍着移开视线的冲动,面无表情地说,“既然醒了就出来吃饭。”

漩涡鸣人看着那个冷酷无情的背影消失在甩得震天响的门后,她才一脸悲愤地哀嚎:“我才是该生气的那个吧!!”


经过之前的插曲,饭桌上的气氛难得缓和了点。

佐助把药盒递给了她,说:“饭后半小时服用,不要忘记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我回...

[佐鸣子]花鸟风月

逐渐失去笔力


——

4.

佐助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在沙发上睡得东倒西歪的鸣人,电视没关,喧闹的枪战音效在深夜里听起来格外刺耳,可是她居然还睡得着。

这样想着,想要开灯的动作还是停了下来。


他走到了鸣人的身边,皱着眉打量着这个女人神奇的睡姿:侧着身体在沙发上睡着了,嘴巴无意识张开,似乎在流口水,身上盖着的毛毯上放着一包拆开了的薯片,随着她的睡姿有些摇摇欲坠;矮几上的可乐看起来就知道没喝完,但她还是执着地又打开了其他的碳酸饮料,人睡着了,只剩下碳酸不断在空气中挥散消失。

佐助无声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,帮她调整了一下这别扭的睡姿。鸣人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在嘟囔什...

[佐鸣子]大金主与小明星

※跟基友的脑洞文/放飞自我的产物

※预警见前文/狗血肥皂剧的人工雷&ooc/请务必自行避雷


——

留下这个孩子之后应该要怎么做,鸣子并没有认真思考过。

她在佐助面前的虚张声势丝毫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他很轻易就能看穿她的色厉内荏,所以才会提出让她放弃这种幼稚的想法。


漩涡鸣子虚弱的扶着马桶,她几乎已经把胃里能够吐出来的东西都吐空了,嘴里有股苦涩的味道,可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纲手曾经跟她分析说明的话和佐助的话此时在她脑海中交织浮现,只要她放弃生下这个孩子,她能拥有的,只会比现在更多。

至少不用每天晨起就必须吐到浑身无力,整天还提不起劲,心情忽上忽下宛如在坐过山车,随便...

[佐鸣子]大金主与小明星

※跟基友的脑洞文/放飞自我的产物

※预警见前文/狗血肥皂剧的人工雷&ooc/请务必自行避雷


——

在说那句话之前,鸣子就已经做好了要看见这位小少爷的后脑勺的准备了。毕竟在这段关系中,掌控者是佐助。他随时都能抽身毫无留恋的离去。但神情阴郁的小少爷出乎意料的没有跟她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,只是对她讲的话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。


于是他们就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沉默了下来。

室内的壁钟时针已经缓缓指向了五。

鸣子本来失去的倦意在两个人有些尖锐的沉默中逐渐浮了上来,本身因为怀孕初期就变得有些嗜睡的身体发出欲睡的信号,现在这种状况,他们也无话可说。

所以鸣子准备回房间...

©鹿芒 | Powered by LOFTER